栏目搜索
 
 
 
 
你的位置:首页 > 危机管理 > 让媒体良性代言 >
 

让媒体良性代言

发布者:[本站编辑] | 来源:[]

让媒体良性代言_中国管理联盟

部分 寻找黑暗中的灯光
第42节 让媒体良性代言
        也许我们还记得,《财经》杂志的一《银广厦陷阱》重磅文章曾经引发了股市震荡;也许我们忘不了,美国媒体在“9·11”事件和安然破产案中也都扮演了世人瞩目的角色。
    如果再深入分析近年来发生的东南亚金融危机、98抗洪抢险、北约轰炸我驻南使馆、中美飞机相撞等重大事件,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媒体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力量,在政府危机管理中的作越来越凸现,越来越不可替代。在这个时代,如果把媒体排斥在危机管理之外,不善于利用媒体解决危机事件,是徒劳和不明智的。
    媒体介入危机的阶段不同所产生的作用也是不同的。在危机潜在期,如果媒体能够及时发现危机存在的前兆向政府传递潜在危机的信息,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把潜在危机处理在萌芽状态之中,就会防范危机的爆发。
    2001年8月,《财经》杂志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银广厦陷阱》,引发中国证券市场的轩然大波。经过一年多时间的深入调查,记者在这篇文章中指出,银广厦过去两年股价暴涨的背后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文章发表不久,中国证监会就对银广厦正式立案稽查,多名涉案当事人被移交司法机关,银广厦股票从每股30元直落到4元多,以16个跌停板创中国股市之最。银广厦投资者的巨额损失,又引发股民要求建立证券市场民事诉讼和赔偿机制的呼声。另外,由此引发了公众对上市公司的信任危机,一定程度上也引起了股市的大幅调整。
    在这个案例中,一方面,是《财经》杂志的文章引发了股市危机。但是从更深的层面看,如果没有《财经》文章的及时揭发,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广大投资者可能还要被蒙蔽更长时间,等到泡沫破灭时,可能会出现更大的危机。媒体在这场危机中起到了良性的作用。
    另一方面,如果利用不当,媒体有可能真的成为危机发生的“助燃剂”,对危机的发生起到火上浇油的作用。
    众所周知,美国“9·11”事件的发生,除了纷繁复杂的国际矛盾,其实也是媒体长期“培养”的结果。长期以来,西方传媒以经济价值为导向,热衷于追逐骇人听闻的恐怖活动的新闻,把血腥、怪异奉为新闻价值的定律。据统计,1981~1986年间,美国三大电视台(abc、nbc、cbs)报道的恐怖活动平均每月11起,远远超出对贫穷、失业、种族歧视报道的总和。媒体特别是电视画面,过于渲染恐怖活动的血腥暴力场面,忽视对恐怖分子所受惩罚的报道,客观上起到了教唆犯罪的作用。而且,当代恐怖组织非常懂得利用媒体的报道,引起社会的注意,甚至还有专攻新闻传播学的大学生参与其中,帮助制定宣传与公关策略。恐怖分子明白,即使在城市的一栋楼房里放一颗很小的炸弹,也肯定成为西方报纸的头版或大字标题新闻。正是因为如此,恐怖分子才敢于铤而走险,选择世贸中心大楼等标志性建筑进行袭击。
    媒体对危机事件的积极介入,只是危机传播的第一步。一旦危机事件发生,媒体应该积极面对,把社会公众舆论引导到有利于危机解决的正确方向上来。要做到发挥媒体的积极作用,正确引导舆论,需要媒体全面配合危机处理者,二者完美结合,共同促进危机的解决。下面,以美国“9·11”事件为例,分析媒体的积极作用。
    第一,在激发公众情绪中实现危机传播的基调统一
    危机因其高度破坏性,会很自然地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引起公众的兴奋情绪。在危机管理中,公众的兴奋情绪是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引导得好,会向着危机管理有利的方面发展;引导不好,则不利于危机事件的处理。媒体是公众情绪的“风向标”,更是公众情绪的“催化剂”、“导航员”。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媒体都摒除门户之见和商业利益,始终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把恐怖活动摆在美国共同利益的对立面,极大地调动起全国人民打击恐怖主义的积极性。报纸头版大幅标题多为“美国遭受攻击”、“恐怖主义袭击美国”等,电视充分发挥画面的煽情功效,反复播放大楼倒塌的画面,极大地激发了美国公众的爱国情绪,也满足了公众对危机事件最基本的知晓欲望。就这样,媒体在潜移默化中把公众对危机的感性体验,统一到这样的理性认识:美国遭受了袭击,我们需要团结对外,一致打击恐怖主义是当前头等大事。如果媒体发出不和谐的、与基调相背的声音,就会被排斥在主流声音之外。美国之音电台台长惠特沃恩和国际广播局局长康尼夫就因为美国之音擅自播放采访塔利班领袖奥马尔的节目而遭撤职,美国之音电台也因此丢掉200多万美元的经费预算。《得克萨斯城太阳报》、俄勒冈州《每日信使报》因为批评布什表现糟糕而不得不公开道歉,其作者也被辞退。
    第二,在设置舆论焦点中塑造政府危机管理的良好形象
    美国传播学家m.e.麦库姆斯和d.l.肖认为,大众传媒具有一种为公众设置“议事日程”的功能,大众传媒作为“大事”加以报道的问题,在公众的意识当中也会成为“大事”;传媒的新闻报道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同时也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大事”的筛选及其重要性的判断。布什政府深谙危机公关的精髓,所以在“9·11”事件发生时,虽然美国政府公开声称为了国家安全起见,需要隐瞒总统的行踪,但事实上,布什的身影却时常在媒体中出现,一会儿“离开佛罗里达,正在空军一号”,一会儿“将前往路易斯安娜的空军基地发表讲话”,一会儿出现在教堂,一会儿出现在救灾现场。这样的精心设计,获得了极好的传播效果。据调查,91%的美国公众认为,布什在美国遭受袭击后领导美国采取反应的表现良好,而在恐怖发生之前,只有51%的美国人认为布什的表现良好。除了总统,媒体还挑选了其他几个传播使者,树立起政府的良好形象,比如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公众需要时表现勇敢,不为包围着他的伤痛而退缩”,被《时代》周刊评为第76位年度风云人物。还有,对职的纽约市消防局局长的报道,显然代表了政府对救灾工作付出的程度和做出的巨大努力以及决心。
    第三,在满足公众信息需求的同时保持社会正常运转
    稳定民心,保持社会秩序的良好运转,是政府危机管理所追求的最佳效果。在这方面,媒体所发挥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良性的媒体不仅满足于向公众提供危机事件零散的信息,还会随着事态的进展,分析事件的来龙去脉、发展趋势,做出自己的评价。这种引导,除了渗透在对事实的报道中,更多地以采访专家、学者的形式,以别人之口来传达媒体或政府的态度。有时,则以社论等各种言论文章的形式,直接表明态度。有时,还会采取让公众参与讨论的方式,给公众提供一个政策参与的机会,让公众感觉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正是在满足不同公众对不同信息需求的基础上,媒体才能帮助政府保持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媒体除了讨论恐怖分子是谁、政府是否要报复、报复的程度如何等问题之外,更多地呼吁公众尽可能地恢复正常生活,认为这是对恐怖活动做出的应有回答的一部分。
    例如当时有一家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号召民众从自己做起,从生活中的点滴做起,为尽快平息这场危机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义务和责任。下面就是这家媒体倡议民众做好的十件事:
    第一,让您的钱仍然留在股票市场上,您的投资原来在哪仍旧让它在哪。当股市开市的时候进行投资,这样可以表明您对我们经济的信心。我们的未来掌握在我们这些消费者和投资者自己手上。
    第二,象您平常那样给您的汽车加油。如果您发现您所在的社区有人哄抬油价的话,告诉有关方面知道。
    第三,购物,不管多小的东西,尽量买东西。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或者对我们经济的担心而推迟您的购物计划。如果您因为此次事件改变您的购物计划的话,您就等于承认我们的经济会因此衰退的预言。
    第四,悬挂美国国旗。在合适的地方悬挂美国国旗。我们国家的政党在许多事情上存在分歧,尤其是从上次选举以来。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因为民主体制,我们才以一种有效率的形式在政治上表示出不同的意见。
    第五,象平常那样从银行里取钱 。不要急着从银行里取走您所有的钱,这样会导致银行的混乱。我们的财政体系很强大,并且富于弹性。
    第六,运用运输系统 。象以前那样照常工作、旅行。如果你要旅行的话,尽快订机票,以此显示你对我国航空、新安全检查和公共安全体系的信心。
    第七,存储能源 。这条建议将帮助我们稳定物价和供应。
    第八,写信给您所在州和地区的议员,向他们申请更多的资金,以发展
    绿色燃料的研究。如果美国决定采取军事行动的话,我们的石油供给将会受到影响。如果我们对外国石油的依赖减少了,我们的政府就可以做出必要的行动。
    第九,出一份力。团结您的邻居,联合您所在的社区。为了对抗恐怖主义,我们需要用一个声音说话。为了对付恐怖主义恶魔,我们必须走到一起,采取联合行动。不管恐怖分子的信仰和背景如何,他们对我们人民的暴力行为都会以失败而告终。
    第十,恢复您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尽量恢复您的正常生活。遵守机场和其他公共场所的新安全措施,不要抱怨。支持机场警察的工作,让他们知道您以他们为荣。
    细细分析这篇文章,我们可以发现,在这篇文章的“温存”背后,包含着报社为了与政府的工作配合而采取的积极态度——“为了对抗恐怖主义,我们需要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更为重要的是,它还隐藏着政府的某种暗示——“危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团结起来,无法形成统一的力量去对抗危机。”通过一篇很简单的文章,媒体把政府的意图和政策巧妙地转换成公众的日常行为规则,既起到了诠释政策的作用,又引导了公众的日常行为,对危机的解决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美国政府引导媒体联合民众力量的做法上,我们可以看出媒体在政府危机中所担当的重要角色。当前,我们的政府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就存在着一些值得重视的矛盾和问题,如分配不公、腐败现象、社会治安、假冒伪劣等社会热点难点问题,时时刻刻在考验着我们政府的能力,也在影响着人们的心理情绪,容易引发公众一些不正确的思想认识,这些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引发危机。有专家预测,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危机频发时期。提高政府危机管理的综合应对能力,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紧迫任务。
    首先,政府要保持信息渠道的沟通顺畅,充分认识媒体在危机管理中的积极作用。媒体是一种公共资源,理应最大限度地为增进公共福利而发挥最大效益,否则,就是公共资源的浪费。
    其次,政府要引导媒体增加责任感,不断提高危机沟通的水平。一个媒体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话,它就不可能对自己报道的情况持有负责的态度,而是会为了自身的利益去夸大事实的负面作用,极尽炒作渲染之能事,这丝毫无助于危机的解决,反而是在给政府解决危机添乱。所以,政府在引导媒体时,一定要让其明白,这场危机不仅是政府的事,而是我们共同面临的困难,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我们都要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不能在公众群情激愤的感染下失去理智,迷失方向。通过这样的教育和引导,媒体肯定会客观事实地报道危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