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搜索
 
 
 
 
你的位置:首页 > 综合资讯 > MBA刘的幸福生活(1) >
 

MBA刘的幸福生活(1)

发布者:[本站编辑] | 来源:[]

MBA刘的幸福生活(1)_中国管理联盟

bsp;   mba刘是我在法国留学时认识的一位朋友。他的中文名字叫刘为,到法国后入乡随俗,就起了个法国名字,可是由于他在读mba,所以我们都叫他mba刘。

    刘是20世纪90年代初到法国的,在同代人当中,他算是比较幸运的。在上海复旦大学拿到数学学士学位后,当同班的同学还在忙着找工作时,他就联系好到法国巴黎第七大学读mba,并得到法方的资助。

    我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他,那时我已到法国多年,博士论文已经写好,正准备论文答辩后就回国。而他到法国刚刚半年,对一切都感到很新鲜,谈什么都是一副很兴奋的样子。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谈到自己正在与法国导师一起做的课题。我对此是个门外汉,但从他的口气中也能感觉到,他那个课题,不说有希望得诺贝尔奖,也是一项什么世界科学前沿的新成果。他那神采飞扬的表情,那滔滔不绝的演讲还配着手势,那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流光顺滑的头发,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我在离开法国前又见过他几次,不论是在大使馆的春节联欢会上,还是在朋友的送别宴会上,他还是那样彬彬有礼,只不过再不见他像第一次那样侃侃而谈了。我们也算是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回国前,我把一大堆不带回国的东西分给朋友们,也把他算上一份。临行时问他还有什么困难,只见他喃喃地说:“法语太难了,我担心自己语言过不了关,不能完成mba学位。”于是我把自己用过的法语书都留给了他,并且说了很多鼓励的话。

    回国后自己一直在忙忙碌碌地工作,偶尔从朋友那里听到他的一些消息,知道他后来也回国了,在国内一家大型企业职业经理。
    不久前,有机会出差到上海,和刘取得了联系,约好在他们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下午3点,我如约而至。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咖啡馆,典雅的装修,轻柔的流行音乐,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下午时间人不多,我环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他。正在犹豫不定找座位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原来他已先我而到,坐在一个角落上。

    面对刘,我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在巴黎见到的那个神采飞扬、侃侃而谈的他,竟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因为没有穿笔挺的西装,没有流光顺滑的头发,更重要的是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沮丧,整个人就像被霜打的茄子,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关切地问。

    “一言难尽啊。”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讲他回国后的故事

    刘在法国呆了三年。在获得了mba学位后,还在法国一家大企业实习了一年。回国后,他很顺利地应聘到上海一家大型民营企业。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从副总经理升到总经理的位置。

    然而也是从那时候起,他与公司的董事长,也是该企业的创始人发生了矛盾。作为一个农业高科技企业,刘认为企业的发展方向应该在生物工程领域,虽然投资比较大,回报期也比较长,但是很有发展潜力和发展后劲。于是他制定了一个企业在生物领域的发展规划。但这与董事长的意见相左。董事长坚持要投资房地产。在董事会上,经过激烈的争论,刘的意见部分得到采纳,但是他只得到了需要资金的五分之一,来开拓生物工程项目。在后来的两年中,由于种种原因,这个项目在耗费了近1000万的资金还没有成功时,又被董事会叫了“停”。他也因此被董事会停职。

    我在上海见见到他时,他正准备另找工作。

    “其实这个项目非常可惜,一个新的生物工程项目的研发是有周期的。我们那个项目只要再坚持三个月,再有500万左右的投入,就一定会有成果。可是那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董事长根本听不进我的意见,与这种人怎么能合作共事呢?”刘感叹地说。

    “那么下一步怎么办,那个项目半途而废了吗?”我关切地问。

    “走一步算一步吧。有时候想起来特别灰心。早知道如此,有时候觉得还不如当初不回来呢。”

    “那么为什么还回来了呢?”我问。

    “为了挽救我的婚姻。”他说。

    原来在他出国期间,他的太太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等“事发东窗”时,已经太晚了。他一回国就卷入了离婚大战。由于在财产分割上两人意见分歧,达不成协议离婚,最后还上了法庭。

    “这一通折腾,我简直就像脱了一层皮。事业上不顺利,被免职也就罢了。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离婚过程简直就是一场精神上的摧残。个中滋味,也只有我们这些过来人知道。”刘的话语中充满了沧桑感。

    他还不到35岁,可是看上去像是45出头了。

    那次谈话很沉重。尽管我费尽心思,说了许许多多安慰的话,但是真正能起多大作用,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