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搜索
 
 
 
 
 

斯威特系再瘦身 高薪游戏终结严晓群兵败传媒业

发布者:[中国管理联盟] | 来源:[]

斯威特系再瘦身 高薪游戏终结严晓群兵败传媒业_中国管理联盟

郝倩     2005-12-01 11:32:02     第一财经日报        作为斯威特集团的三大产业之一,文化产业也被列入了严晓群日前启动的“瘦身”计划。但这一板块的业务运行情况并不乐观。

  玩高薪游戏 

  去年初夏,在《南京晨报》(下称“晨报”)工作的小方(化名)由一个小板块的新闻主管提升为部门主任。按照全新的薪资标准,小方的年薪由之前6万元左右一举提到30万元。 

  去年5月份,斯威特集团参与了与晨报的合作,晨报的广告和发行业务由有斯威特参股的南京联晨报媒有限公司经营。晨报四处发出的“30万元年薪招聘部室主任”幅广告甚至一度出现在全国主流媒体上,并在去年9月份引发了全国对于媒体高薪资的探讨。 

  那次“高薪”风波的背后操盘手便是斯威特集团董事长严晓群。2004年5月,新华日报报业集团引进斯威特为民营资本合作方,协议合作时间8年。协议规定,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南京联晨报媒有限公司负责新华日报报业集团旗下的晨报的广告和发行业务。“达到南京普通媒体薪资的1.5倍”这样的薪资允诺让人们再度对严晓群的实力雄厚感同身受。 

  合作落定,斯威特的会计人员进驻晨报,晨报每天的营业额实际上已经由斯威特进行掌管。这种先控制资本的方式和斯威特在其他产业的操作模式相仿。 

  但是“黄金时代”转瞬即逝。“我只拿了6个月的2万元。”小方是8名新闻业务部室主任之一,之前报社允诺的月薪没能持续下去,又回到了之前的起点。知情人士透露,此间,在广告、发行上,晨报未能在南京激烈的报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斯威特在资金上的变数此时也全面爆发了出来。记者从该报社总编办获悉:原本制定的8年的合作协议在今年10月终止,晨报现已和斯威特基本脱离了合作关系。最令这家报社恼火的是,斯威特不仅没有给该报社留下优厚的资产,反而欠下几个月的千万元印刷费。至于斯威特为该报社投入了多少,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大规模的概念炒作,之后获取资产控制权,这是严晓群涉足传媒业之初的统一操作模式。在晨报之前,类似的做法还曾用在长沙的《东方新报》上。2004年2月12日,东方新报社刊出广告,号称”亿元巨资打造报业湘军,诚揽天下英才数百名”。 

  那次大规模的资本运作也和斯威特不无关系。固定资本和广告经营权毫无悬念地落入斯威特口袋之内,而斯威特允诺的几千万元的投资“最终成了一笔扯不清的烂账”。目前《东方新报》和斯威特集团之间的资产关系成了一笔“糊涂账”,斯威特为了重振该报纸而引进的管理层现在也大都离开。 

  一位当地传媒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媒体竞争如此激烈的湖南,没有相当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策划实力,在报纸的经营中很难奏效。”

  兵败传媒 

  在南京和长沙两个媒体竞争激烈的城市试水,却未能真正达到“资本为王”的最终境界,这不是严晓群想看到的。起码在2004年,严晓群还把传媒业定为重点产业,当时他还有过拥有十几家媒体的计划。在去年的斯威特集团大会上,《东方新报》的领导还到场谈到接下来的媒体战略。 

  但严晓群承诺的为《东方新报》投资3800万元的资金最终大部分被抽出,用来涉足当地家电连锁业;而女性频道的4000万元投资目前也没有明确的说法。 

  女性频道隶属于长沙市广播电视局,是长沙市广播电视实施频道专业化改革后成立的第一家专业电视频道。之前,作为斯威特的子公司——长沙有有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曾经参股“长沙女性频道电视传媒公司”。《第一财经日报》昨日通过采访得知,这一合作目前已经夭折,前后合作不过几个月。该频道办公室对记者确认,合作的时间太短,也没有到一个会计年度,所以斯威特也很难谈及通过该频道获取收益。 

  可以确定,严晓群对其旗下传媒产业的唯一整体经营策略为:传媒业和家电专营完美整合,《东方新报》和女性频道都将极力支持有有家电的发展壮大。这其中,不乏广告和新闻炒作方面的支持。可是这一点并没有能够让严晓群最终达成产业整合的战略目标。 

  有专业人士认为,斯威特在媒体经营方面缺少充分的准备,例如管理人员、市场调查。而当时供职《东方新报》的陈渡风则认为:在斯威特投资《东方新报》之后,《东方新报》的品牌还没有进行系统的推广,人员也没有进行系统的培训。 

  这已经是“斯威特系”媒体的通病。斯威特内部工作人员坦言:传媒业需要经营人员具备很高的专业素质,而且投入周期也会比较长。但是严晓群通过资本运作来运营媒体,显然很难奏效。